(1 / 2)

盛莞莞看到夏知微的表情,便知道她是因为没人陪着,而心里有些小不开心。

于是偷偷的询问凌霄:“哎?肖奕没从国外回来啊?”

凌霄点头:“确实没回来,不过从他说的话来看,他还是在意知微的。”

盛莞莞轻轻摆了摆手:“在意?在意就不会打知微了,我看啊,他更喜欢他的林澄多一点吧。”

凌霄罕见的没反驳,反而是再一次拉住了她的手:“今天,你和白霜的事,我知道了。”

盛莞莞随意的嗯了一声,抚摸着猫咪的头:“嗯,之后呢?”

凌霄皱起眉头,这个女人,怎么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模样?

他看到那句话都快开心死了,她可倒好,在这里当成没事人。

吐出一口气:“你就当真不知道我说的什么?”

盛莞莞点头看着他,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奇怪?

他不把话说明白,她怎么知道他要说什么?

况且今天他还像个炮弹似的,上来就夺走了她的小猫猫,她也属实不想给他好脸色。

凌霄有些小气馁,睨了一眼盛莞莞,没说话,再次抱起一只猫咪哄着逗着。

南荨把橘子拨开,亲手喂给叶琛一块,笑着问:“甜吗?”

叶琛艰难的把橘子吞下去,露出惊喜的表情,竖起大拇指:“甜!”

南荨看他的表情,以为是真的甜,拿起一块塞进嘴里。

顿时一张脸皱的跟痛苦面具似的。

叶琛看她中招,憋笑说:“你每次吃橘子第一口都得给我,我看你这次还信不信我。”

南荨表情痛苦把橘子给吞进去,看到他这腹黑笑的模样一肚子火,直接一手压住他的脖子一手把四块橘子全部塞进他嘴里。

“甜甜甜!我让你甜!”

叶琛被迫吃了一整个酸橘子,看到橘子就泛酸水。

不过好在他们的恩爱没秀完,夏知微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凌珂立马八卦的凑过去,被唐逸拉住抱在怀里,二人逗着怀里的猫猫。

夏知微表情小委屈:“学长!”

盛莞莞立马抬起头,学长?

这打电话哄老婆的不一般都是老公吗?况且他们两个还有了婚约。

从国外回来费不了多少时间,再者说,夏知微是从昨天晚上回来的,他肖奕就没说要来看一眼她吗?

都不说关心关心人家,这肖奕,也不是什么好男人。

凌霄一直在暗中观察盛莞莞,自然现在这不满也被看的实在,唇角勾起似有似无的蠢蠢欲动。

“你在想肖奕和夏知微吗?”

盛莞莞点头:“是啊,这肖奕,我觉得也不靠谱。”

“人家的家事,我们别管。”凌霄不由分说,也拿了一个橘子,掰下来一块递给她。

刚要咬,盛莞莞想起来南荨的惨状,立马摇头拒绝:“不不不,我怕酸。”

凌霄笑的邪魅:“不怕,酸儿辣女,我喜欢儿子。”

盛莞莞依旧不从,就要用手把橘子拿下来,没想到凌霄居然用嘴直接堵住了她的嘴,并且一口咬破了橘子。

凌珂和唐逸极有默契的用手捂住眼睛,却又收起中指和无名指,从空隙看他俩。

南荨和叶琛还能好点,毕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