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玄浑道章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(1 / 2)

数日之后,于大匠和龙大匠二人留下了一些师匠在工坊内后,就乘上飞舟转回了内层。

不过飞舟没有直接回返玉京,而是在进入内层后,往并云上洲偏西北方向行驶而去。

龙大匠透过融开的舱壁往下看去,底下是千沟万壑的大地,巨大的裂谷,大地呈现出起伏的褶皱,可以见到,在高地之上,有少许的驻垒存在于那里,上面飘扬着以供辨识的赤红旗帜,一面面皆是绘有玄浑蝉翼纹。

他看了一会儿,对着坐在身前的于大匠道:“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

于大匠拿起案上的瓷壶给自己和他倒了一杯茶,端茶闻了闻茶香,道:“那里以往叫什么我们不知道,眼下被叫作‘胞海’。”

“胞海?”

龙大匠听着这个古怪的名字,再往外瞥了一眼,这时他蓦然睁大眼,可以看到,一座座土丘,那实际上都是人为雕凿或堆筑起来的,虽然风华磨蚀严重,但依稀能够辨认出来,那是一个个背脊朝天,头颅俯低,趴在地上伏拜的人的形象。

本来他还不觉得什么,在意识到这一点后,放眼望去,随着飞舟的前进,视线之中所触及到的几乎全是这样类似的东西,它们全部头朝着一个方向,给人感觉十分震撼。

他不禁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于大匠拿起茶盏吹了一下,小啜了一口,道:“只是某个纪历留存下来的古迹罢了。”

龙大匠想了想,道:“这是在膜拜某个异神么?”

于大匠这时朝前方示意了一下,道:“看那边。”

龙大匠看过去,见那是一条像是干涸河道的沟壑蜿蜒向前,在远端一个裂口处,有两座高大的岩石雕像左右相对。

由于雕像太过巨大,他一开始还以为两座小山,此刻仔细看了看,这雕凿的是两个巨大的神人,都是身躯微微前倾的端坐之姿,其手肘摆在膝上,手掌自然垂下,表情十分深沉。

他不由赞叹道:“好生壮观。”

于大匠随意言道:“也就如此吧,和我天夏相比,就不值一提了。”

龙大匠笑了笑,这两者自是无可比较。

飞舟行驶到了这里之后,两旁的驻垒就开始多了起来了,并且可以看到,有飞舟来回穿梭,还有披甲军士时不时飞天而过。

而在越过那道沟壑后,他觉得自身视线陡然一高,出现了数里高的落差,大地仿佛忽然沉陷了下去,出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干涸海床,里面呈现出清晰的波浪状。

干涸海床上有着一座座卧蚕式的玉白色茧庐,大约有数十架绘有玄浑蝉翼纹的飞舟,正分散停泊在四周。

还可以看到,在一名名披甲军士监视之下,至少上万名的土著正冒着烈日,戴着天夏风格的遮阳笠用着镐铲等工具挖掘着什么,一根根巨大的吊臂垂下,将巨石挪吊开来,挖出来的土石被载车沿着铺设的轨道有序的拖走。

龙大匠不解道:“他们这是在挖什么?为什么要用人力挖掘?不用造物?”

天机院可是有各类掘地造物的,足以在短时内就扩开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,要不然也不可能营造那么多的地下军垒。

于大匠没有直接回答他,而是道:“根据文献看,上个纪历的时候,这里还是一片汪洋,当时有一个远古神明来到这里,他以用神力抽干了海水,随后便驱使了难以计数的信众在这里向下挖掘。”

龙大匠皱眉道:“这里不能动用灵性力量?”

造物本质上都是活物,大部分作用较大的造物,那都是激发了灵性力量的,比如飞舟就是如此,若是不能用灵性力量,还真不如用直接用人力和牲畜。

这时他又似想到了什么,道:“远古神明?东庭那边发现伊帕尔神族么?”

于大匠道:“我们看下来,这两者似乎有些联系,也可能是亲眷,但还没有实证,不过这并不重要,他们已经消失了,这个远古神明到来之后,当时动用了大量土著挖掘此间,不过最后它似乎并没有得到它想要的。”

龙大匠心思动了动,他看着于大匠的神情,“看来下面有秘密,我们要去看的就是这个东西么?”

于大匠从容言道:“龙兄,稍安勿躁,今天你能看到你想知道的。”

龙大匠看了看他,道:“于兄,这么大的事情,你可瞒得紧啊。”

于大匠道:“龙兄,此事我也是方才知晓未久,这不是这便来告诉你了么,我此前也只来过这里一次。”

随着飞舟逐渐靠近那处挖掘之地,见有两个造物甲士朝这里飞了过来,还有一个修道人在后面看着,看去是过来例行问询的。

于大匠在出面与他们交谈了几句后,便被准予放行了。

虽然在这里看到了修道人,龙大匠倒没觉得有多少意外,如此大规模的动作,一定是有某个上洲的玄府明里暗里支持的。

周围最可能做这等事的就是南边的并云上洲,但也可能更西边的凉川上洲,东南面的幽原上洲虽然距离这里也近,可因为那里是玉京北部屏藩,受到的注意也多,可能反而是最小的。

飞舟此时缓缓往下降下,但是看去在即将着陆的那一瞬间,忽然道:“龙兄,坐稳了。”

龙大匠一怔,他下意识抓紧了扶手,而飞舟在即将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,灵性光芒骤然消退,并撞击在了松软的沙地之上,飞舟猛地颠簸了一下。

于大匠站起身,往降落之前已经打开的舱门走去,边走边是戴上遮挡沙尘的遮帽,道:“龙兄,跟我来吧。”

龙大匠也是站起,同样将遮帽戴了起来,跟着于大匠走了出来,并在一个修道人的指引之下沿着一个挖掘出来的地下空洞往下走,走过一处漫长的斜坡后,上了升降梯,在绞盘的响声中缓缓向下。

他看了看,底下深不见底,每过一段就有一个散发着光亮的明珠镶嵌在那里。

于大匠道:“在这里,有一股力量阻碍灵性,只有少部分披甲军士和道行较高的中位修士能在这里动用自身力量,但也是消耗极大,不过这情况很快就能改变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